我本淮王旧鸡犬,不随仙去落人间

花了半个月,写了两万多字。几经思索还是决定不发出来,仅此做个记录吧。

泻水置平地,各自东西南北流。

人生亦有命,安能行叹复坐愁?

酌酒以自宽,举杯断绝歌路难。

心非木石岂无感,吞声踯躅不敢言。